noreenyue.cn > 为什么没人顺长龙倍投

为什么没人顺长龙倍投

为什么没人顺长龙倍投原标题:[解局]对话郑永年:香港风波将如何收尾?

  [侠客岛按]

  香港的风波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如何理解、看待这场运动?对它的评估和预测如何进行?

  最近,我们跟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郑永年进行了一番对谈。以下是我们的对话实录。

  1、侠客岛:您如何看待近期香港风波中表现出来的“民意”?

  郑永年:任何一个大规模的社会运动或者说抗议,在大规模的参与者当中,很难说他们是铁板一块、或者说有“一揽子”的意见,这其中肯定有不同的意见和声音,有不同的诉求、初衷和行为。如果光看媒体报道,是看不出来这一点的。

  应该说,香港这么多年来,社会运动是一个常见的综合现象。不能说全都是“港独”诉求,但“港独”一定存在;不全是暴力,但暴力行为也很突出。这方面的评估要客观。从学者的角度看,或者说从决策者的角度,要客观,不能一棍子打死所有人。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年,香港社会抗议运动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多倾向暴力化,这个趋势要看到。参与暴力的人数也在增加。如果说早期运动的主力是“民主派”、是学生,现在的各方面人员也越来越复杂,外部因素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大。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可能存在暴力行为的是一小部分人,但是这部分人起了很大作用。这些人不负责任,搞完破坏就跑,还穿戴了反侦察的装备。我们也看到,这两天,维持香港秩序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2、侠客岛:的确,之前在港澳办等部门的发言中也可以看到,对参与运动的人群,是有分割、有分层的,比如被裹挟的、搞港独的、煽风点火的,等等。

  不过的确,街头运动或者说街头抗议,很容易走向激进化;在群体的运动中,往往平和的会被激进的代替,激进的会被更激进的代替,这也是很多前车之鉴所印证过的。如何看待这种激进化的倾向?

  郑永年:社会运动一旦发生,妥协的声音很容易被边缘化。在香港,这种激进似乎变成了一种“道德”,好像只要反共、反大陆,就是“好”的。

  这当然是有问题的。现在香港人忽视了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是“爱港”?他们号称自己是“爱港”的。

  但是,在任何一个理性、法治的社会,行为都是要负责任的。任何社会运动都可能趋于激进化,但是如果“鼓动激进”这件事不用负责,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事情就很麻烦。

  香港就是如此。鼓动激进、破坏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持有英国或者其他国家的护照,随时有退路,可以出国、退出香港。也正是这帮人,挟持了大部分理性人。结果就是导致破坏香港的行为。

  为什么说“爱港”这个问题?因为以前李光耀在新加坡就强调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你是哪个国家的公民,你拿谁的护照?如果你拿外国护照,就不会从新加坡的利益出发。类似的机制,在香港不存在。

  所以就能看到非常奇怪的现象:警察抓了暴动分子,法官再把人放掉。道理是很简单的,如果你知道自己杀了人可以随便跑掉,你杀人就没有顾忌;如果你知道自己杀了人要负责,才可能变得理性、克制自己的行为。

  现在的问题就是,香港没有这样的机制,你破坏社会、违反法律,却不用负责任,那当然法律就没有威慑力。或者说,也可能法律有威慑力,但是你可以随时退出香港,跑到国外,那“后顾之忧”也小。

  所以,一定要让更多的香港人意识到,这些激进者不代表香港利益,恰恰是在破坏、挟持香港的利益,进而图谋他们自己的利益。只有只能呆在这块土地上、这片土地就是最终利益的那些人才可能真正“爱港”。

  3、侠客岛:如何判断这次外部势力在香港扮演的角色?

  郑永年:香港国际化程度这么高,又是前殖民地,外国势力当然广泛存在。外国势力肯定要干预香港发展的。同样可以比较前殖民地新加坡。新加坡也国际化,但是外国势力在这里活动,就要遵守新加坡法律。

  香港的问题关键恰恰在此:国际势力在香港不仅不用负责任,不受香港法律的约束,相反,可以左右香港司法、影响香港司法。

  这是非常严重的制度错位。大陆尊重一国两制,香港的司法权不在大陆手里;那,在香港人手里嘛?当然也没有。所以才有警队抓人、法官放人的局面反复出现。

  新加坡和香港以前都是英国殖民地,但是新加坡的司法体系经过了改造,代表现代新加坡的利益;香港呢?代表谁的利益?

  法治的确是香港的核心价值、核心话语,但它掌握在外国人、掌握在香港既得利益者手里。当年港英当局可以在发生暴动后抓人,现在为什么反而不行?就是制度错位了。

  一般社会运动的参与者、发起人,最常见就是把自己的行为道德化,凌驾于任何的司法和制度之上。要求保护自己的时候,就说司法很重要;要去破坏法律的时候,司法就不重要。

  4、侠客岛:是的,很双标。比如说占领机场、破坏交通,在香港的公安条例中是非常明确的暴动罪,在这些示威者嘴里就是“违法达义”,或者辩称自己只是去散步、而不是非法集会。

  要求法律不追究自己暴动、要求警察保护自己安全的时候,好像又想起来有司法这回事儿了。

  郑永年:说到底,这帮人有法律概念吗?没有。对自己有利了,法律就是保护自己的工具;法律是自身行为障碍的时候,就去破坏掉。

  所以,在香港,现在没有真正的“主体”能执行香港的法治。法不责众嘛。这样一来,法律就没用了。比较其他国家、欧美国家呢?

  发生这种情况,早就抓起来了,法律都有,早就被执行了嘛。所有的香港人都知道,国际媒体也知道这种行为是非法的。但为什么没有人去执行呢?

  因为没有真正从香港利益出发的“主体”。每一种利益都为自己所图。这样下去,香港的法治要完蛋。法治本身就存在一个“信誉”问题,大家都这样做还能不被追究,法治就垮掉了。 

  5、侠客岛:您反复所言的香港“主体”到底是指什么?

  郑永年:把港澳的治理模式进行比较就可以看清楚。澳门也是既得利益轮流执政,但这个既得利益是负责的。香港的既得利益也很明确,但制度安排不是这样。

  香港的既得利益不用负责任,光落好处,包括他们控制下的媒体。为什么首任特首的公屋计划被反对?因为如果公共住房起来了就影响地产价格。

  我觉得,香港的既得利益、香港的贫富分化,光从土地这一块,就能看出新加坡和香港的分别。

  新加坡土地公有,80%的人住在公屋里,所以在新加坡,国家就是既得利益。国家的好处可以分给你;但香港的是私人的,私人的好处不会分给你。 

  内地有“主体”在,香港没有主体。政治体制改革,不是说“双普选”就能解决问题的,关键是谁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真正能代表香港利益的港人是谁?肯定不是拿着很多本护照、可进可退、没有认同感的人。现在真正爱港的人声音发不出来。

  所以说,香港的政治改革要重新设计,不是“民主派”说的“双普选”就能立即决问题。现在局势下,“双普选”可能更有利于外国利益,或者变成台湾那样不死不活的样子。这就是本质。

  2014年的时候,既然可以阶段性推进普选,为什么泛民直接否决了政改方案?不仅是他们要求表面上的“一步到位”,更多是利益考量。没有治港主体的情况下,就可以最大化自己的私人利益。

  因此,香港作为一个国际城市,研究香港不要光看这些人说什么,喊什么口号,关键看他们的利益分布在哪里。你去看看,香港航空公司有多少的外国利益在里面?大家都为利益说话。

  6、侠客岛:嗯,这次风波以来,内地的媒体自媒体挺多分析香港深层次的社会矛盾,反而是港媒谈的不多。当然,更直接的表现是认同问题,大量分离主义、港独的东西出来。

  郑永年:基本上主体是97以后出生的那批人。以前我们说殖民地的教育,现在回头看,殖民地教育在回归之后变得更厉害了。

  以前香港的“民主派”还反对港英,现在他们几乎把内地看成另一个港英当局了。这是个严重的认同问题。

  老一辈香港人在港英当局时期成长起来,对中国有认同感;现在没有了,这是政治认同的问题,甚至走向了反向政治认同、“逆向种族主义”,要跟中国切割开来。

  当年邓小平设计的一国两制,早期是为了争取更多人,认为港人还是认同香港利益的,也认同国家,不过观点不同罢了。现在看,这些人是否还称得上“港人”?

  现在的港人不是原来的港人了。原来是一国两制下的高度自治,既有对香港的认同、也有对中国的认同。现在我们大可以怀疑,如果没有对中国的认同,是否还有对香港的认同?

  因为这些人“可进可退”,就可能变成职业的破坏者。以前回归的时候,港英当局发了多少英国的护照?多少乱港头子拿着这样的护照?他们对香港的认同是虚假的,不是为了香港好起来,只是表面上喊着“捍卫香港”的口号。

  如果运动仅仅是暴力的问题,不难解决。如果暴力的基础是认同的话,就很难解。所以我们说,97年是香港的“第一次回归”,此次风波之后,要完成认同上的“二次回归”。 

  7、侠客岛:有声音说香港已经变成中美贸易战博弈的棋子。如何看待这种声音?

  郑永年:这不可怕。第一,中国不会妥协。中国不会因为经贸损害自己的主权利益,不会妥协,也不能妥协。

  第二,香港作为经贸中心、金融中心,符合中西方利益。西方、英国、美国会放弃香港的利益吗?不会的,赶都赶不走。这对中国有利,也对西方有利。

  香港稳定,对大家都有好处。中央政府还是想维持一国两制,还是非常克制的。但是西方如果想在这里挑战中国的主权、安全,不可能的,可能变成一国一制。西方如果聪明,还是会计算一下得失的。

  第三,中国本身已经将变成最大市场,有能力消化香港的问题。即便是你西方走了,也可以。 

  8、侠客岛:您如何判断这场运动的收尾?

  郑永年:从整体来说,香港这些人成不了气候。我一个朋友是新加坡前高官,他就说,你只需要威胁断水就好了。因为新加坡人很敏感,马来西亚不给喝水就麻烦。

  这当然是玩笑说法。实际上,香港有很多制约,大部分人也知道自己跟内地分不开。但是少数激进的人利用了国际化的便利。

  这些激进分子成不了大气候。特朗普也看着的,说自行解决就可以了。中国的利益就是要香港稳定,但香港对中国的整体利益没什么多大影响。对于香港人来说,这就是切身利益了。

  任何的社会运动都有高潮、有低潮,当然也有一些所谓的“死磕派”。我个人觉得,香港的运动本身会趋向下行,就是辛苦了香港的警察。

  所以香港老百姓,真正爱港的人应该有权利保护自己,让香港免遭破坏。地方的居民当然有权利保护自己的利益。你可以破坏我的利益,我难道就没有权利保护我的?讲不通的。大家都反对暴力,但是你用暴力破坏我的利益时候,我当然也有权利反对。

  因此,要动员真正爱护香港的人起来保护自己的利益,而不是眼睁睁看着这帮人破坏自己的利益。天底下没有说你能暴力我不能暴力的道理。

  大家大可以耐心一点。要让大家看清,真正爱港,就必须爱国,因为这才是看清了香港的利益在哪儿。现在香港人都被激进的人裹挟了。

  

原标题:质疑执法煽动愁警 港媒揭穿“纵暴派”五大谣言

  海外网8月20日电 应对暴徒暴行时,香港警队始终是社会最坚实的防线,这也令警队成为“纵暴派”造谣抹黑的“眼中钉、肉中刺”。“纵暴派”除了用谎言煽动市民仇警,误导社会公众对警方执法行动的理解,甚至一再质疑警方执法权力,实质是想废掉警方武力。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记者针对“纵暴派”对警方执法权力的“质疑”,对比事实执法情况,以及香港执业律师、法学博士黄国恩和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傅健慈的专家观点,向公众揭示“纵暴派”及暴徒的主张是如何痴人说梦、不合情理。

  释疑1:警方卧底“不合理”?

  质疑:警方早前派出卧底混入暴徒之中,一举于铜锣湾把较为危险极端的分子拘捕,“纵暴派”立即跳出来质疑警方派卧底的做法“不合理”,又叫嚣警方“手段卑鄙”等。

  事实:卧底做法在警队向来都有,是维护香港社会和平、打击罪案的有效手段。2018年7月,警方就用卧底重击西九龙区的黑帮,破获黑帮武器库及非法赌档,最少拘捕79名男女,包括黑帮“话事人”及骨干成员,还有被利用去收债、“晒马(谈判)”及打斗的青少年及学生。此前2017年4月,警方还派一男一女卧底警员,分别扮嫖客会员和援交女,重挫一个5年赚2000万元港币的援交网站卖淫集团,拘捕了23人。

  专家见解

  黄国恩︰警察有权卧底执法,以缉毒为例,这种执法方式很常见。近日多场冲击中,暴徒的一些行为已接近“恐怖分子”,又组织严密,警方以公开执法方式往往无法取得证据,近距离更易取证。至于有人质疑卧底警员“不出示委任证”,若卧底警员在高度机密的行动中出示委任证,等于直接宣告任务失败,甚至是置自己于危险之中,反而不合理。

  傅健慈︰终审法院在2000年一宗案件的判词指出:“法律承认利用卧底行动是执法机构用以打击罪行的重要武器之一,特别是在犯罪活动正在进行时采取卧底行动,以及在罪行完成后采取卧底行动,借以取得证据,将罪犯绳之以法。”现在情况严峻,警方往往需要辨认带头冲击者、进行搜证。

  释疑2:警方“滥用武力”?

  质疑:为阻挠警方维持社会秩序,“纵暴派”每当见到警方采取行动驱散暴徒,甚至不得不采用催泪弹的时候,就一再质疑警方“滥用武力”,连驱散行动中挥警棍也批评一番。

  事实:根据警方公开资料,警方在疑犯使用武力时,可使用“高一级”的最低武力,去达到控制对方的目的。例如对方使用刀刃刺向警员,警员就可以开枪制止;当对方主动攻击时,警方可以用胡椒喷剂或者警棍;当对方作致命攻击时,警方可使用枪械。这次多名警员执勤时被打伤至送院,但始终未有开枪,可见警方相当克制。

  专家见解

  黄国恩︰警方开枪或施放催泪弹一般就现场情况及紧急程度判断。而警方的现场指挥官一般会从专业角度判断形势作出抉择。作为普通市民未必能够全然了解现场情况和危险指数,往往难以理解,但若市民对警方的判断有质疑,又或者在此间受到伤害,是可以通过相关机制投诉的。不过,暴徒质疑所谓警方“滥用武力”是不符合逻辑的,他们是始作俑者,若没有暴力示威,警方不可能自找麻烦主动上街“打人”。

  傅健慈︰警方开枪是有明确指引的,例如布袋弹,根据指引,警方不会瞄准头部或上身,警方往往也是看情况是否紧急。如果当时嫌犯的暴力程度是威胁到市民安全,可能造成巨大伤害,又或者直接威胁警员自身安全,施放催泪烟或举枪也是“最后的办法”。

  释疑3:男警不应拘捕女性?

  质疑:近两个月的冲击中,不时见到有女暴徒的身影,更有女嫌犯穿裙子导致被捕时挣扎走光,然后又出现“纵暴派”借机造谣称“警方扯下女示威者内裤”、女被捕者被男警“全裸搜身”,借此质疑男警不应拘捕女性。

  事实:警方向来可拘捕不同的嫌犯和犯罪者,例如扫黄行动中,就常见男警作出拘捕行动,并带不论是卖淫女子或“马夫”(组织者)等嫌犯上车。若规定只能同性别才可作出拘捕,或会令罪犯有机会逃逸。警方早前已强调,警方一向尊重女性权益,并重申在任何拘捕及调查期间,警方一直都有严谨的指引,而搜身程序一定是由相同性别警务人员进行。

  专家见解

  傅健慈︰所有警务人员都有权制服、拘捕任何嫌犯。警队指引要求,应由搜身对象相同性别的警务人员进行搜身,但搜查涉嫌违法者的手袋、背包等其他物品,则没有具体要求执行者的性别。警务人员在执行搜查任务时,一定要小心,避免被人刻意冤枉所谓“非礼”,若无其他人证明,也是百口莫辩。

  黄国恩︰法律并没有规定警方在实施拘捕时只能拘捕与自己同性别的人,但有规定搜身工作应由相同性别的警务人员进行。

  释疑4:警方无权追捕执法?

  图为警方在铜锣湾拘捕了15名核心暴徒(来源:文汇报)

  质疑:近期的暴力冲击中,暴徒生事后四处流窜,部分躲进商场,有人在民居、老人院附近闹事,并质疑警方不应追逐入商场或私人地方,声称警方无权进入执法、要先有手令等。

  事实:香港社会不曾见过警察追歹徒追至商场就停步,否则日后各大商场都会成为罪犯的避难所。在一些金铺抢劫案,警方为了制止罪案,也不会在罪案发生时,所谓先取手令再入金铺查案。警方防止罪案科日前也发信给香港物业管理公司协会,引用法例指出警察可以合法进入处所执法,甚至打破物业门窗入内,若妨碍警察执法,属犯法行为,可被判监禁和罚款。

  专家见解

  黄国恩︰基本上公众地方都是警察可以进入的。而私人地方,根据《警队条例》第五十条,如任何警务人员有理由相信任何须予逮捕的人已进入或置身在某处,则居住在该处或管理该处的人该配合警务人员执法;警方也可以在无手令的情况下,进入任何地方。

  傅健慈︰一般公共地方,警察都可以巡逻、执法;机场则确实有禁区不能进入。而《警队条例》第五十条也赋予了警方在私人地方实施拘捕的权力。假设有人在街上抢劫后逃入民居,民居主人应该配合警方执法;若没有获得配合,在情况紧急时,警察有权封住该民居所有出入口;甚至在评估疑犯可能逃走的情况下,破门而入。

    释疑5:截查蒙面人是“无理拘捕”?

  质疑:最近警方执法经常遇到“纵暴派”立法会议员阻碍,质疑警方基于什么法理去截查部分蒙面人,要警方交代对方“犯了什么法”。早前警方拘捕购买10支镭射笔(激光笔)的浸大学生会会长方仲贤时,又被“纵暴派”质疑是无理拘捕。

  事实:如果要百分百定罪才可以截查、问话,警方打击罪案的能力必然会大减。根据香港大学法律及资讯科技研究中心资料,警员可以截停任何形迹可疑的人。除截停及查问外,警员如发现有任何可能会危害到他们的物品,也可以对有关人等进行搜身。当警方有相当理由相信,任何地方已进行、正进行或即将进行非法集会或暴乱,及有人曾使用或可能使用武器,就可以在邻近现场的任何公众地方截停及搜查任何人,以确定该人是否干犯相关罪行。

  专家见解

  黄国恩︰警方看到暴力示威者戴着头盔、手持有伤害性的物件,有合理怀疑是很正常的。根据《警队条例》第五十四条,警员如在任何街道或其他公众地方、或于任何船只或交通工具上,不论日夜任何时间,发现任何人是他合理地怀疑已经或即将或意图干犯任何罪行者,都是有权进行截停、扣留和搜查的。

  傅健慈︰《警队条例》明确规定了“合理怀疑”可以实施截停、扣留和搜查的。以街头疑似抢劫案为例,若有疑似受害者在大街上大叫“打劫”,而警方又确实看到相关疑犯,截停搜查均是正常执法。(海外网 朱惠悦)

  

为什么没人顺长龙倍投原标题:四川汶川发生山洪泥石流灾害 应急管理部已派出工作组赶赴灾区

  新华社北京8月20日电(记者魏玉坤、叶昊鸣)记者20日从应急管理部获悉,针对当日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县发生的山洪泥石流灾害,应急管理部已派出工作组指导救援处置工作。

  20日凌晨2时许,汶川县因强降雨致多个乡镇不同程度发生山洪泥石流灾害,多地道路、电力、通讯中断,造成人员伤亡。接报后,应急管理部党组书记黄明立即到指挥中心指挥调度,对抢险救援工作作出部署。

  目前,应急管理部已派出由防汛、地质、救援、救灾等方面人员和专家组成的工作组,前往灾区协助指导救援处置工作。汶川消防救援队伍已赶赴现场开展救援,成都、绵阳消防救援队伍已做好增援准备。

  。

原标题:法国总统马克龙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就当下危机展开会谈

  当地时间19日下午,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位于法国东南部地中海海岸的总统度假官邸——布雷冈松堡接待俄罗斯总统普京,并与之展开会谈。在正式会谈之前,两国领导人发表简短讲话,并回答现场媒体提问。马克龙表示,双方会谈主要着眼于当下危机,其中包括伊朗核问题、乌克兰问题、叙利亚伊德利卜局势以及利比亚局势。针对乌克兰问题,马克龙表示,希望在未来几周之内,能够举行法、德、俄、乌四国元首级峰会。此外,双方也会就《中导条约》、太空军备、气候变化及重塑多边主义等问题交换意见。

  本月24日,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将在法国西南部海滨小镇比亚里茨举行。法国媒体认为,此时马克龙邀请普京前来会谈,体现了法国充当俄罗斯与七国集团当中其它六国之间调停者的意愿。而当法国记者问普京是否希望返回八国集团当中时,普京表示俄罗斯不会拒绝任何一种国际合作模式,俄罗斯一直活跃在二十国集团、上海合作组织及金砖国家等合作机制当中。普京认为,为应对当今国际问题,二十国集团更为重要。(央视记者 邹合义)

  

为什么没人顺长龙倍投原标题:老挝车祸大巴载43名中国公民多人死亡,总领事赶赴现场

  新京报讯(记者 王洪春 周世玲)今日(8月19日)下午,一辆载有中国游客的旅游大巴在万象开往琅勃拉邦的路途中发生车祸。据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官方微博21时许消息,伤员正在被送往医院途中。中国驻琅勃拉邦总领事正率员赶赴现场。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车祸后造成5人遇难,另有14人失踪。旅行团系来自老挝东南旅行社接待的江苏省常州游客,一行共46人。新京报记者从常州市人民政府了解到,游客系从常州奔牛机场起飞,但无常州人。至于系国内哪个旅行社承接,工作人员称并不清楚。

  据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官方微博21时许消息,车上共有43名中国公民,目前事故已造成多名中国公民死亡,具体情况正在核实。老挝有关部门已开展救援工作,伤员正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中国驻琅勃拉邦总领事正率员赶赴现场。

  新京报记者就此致电中国驻琅勃拉邦总领事馆,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原标题:旅行团老挝遇车祸13人遇难,43名中国游客已购买过意外险

  8月19日15时30分,一辆载有中国游客的旅游大巴在距老挝北部城市琅勃拉邦约40公里处发生严重交通事故。

  据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官方微博@领事之声 20日9时许消息,经核实,车上共有44名中国公民,已致13人遇难2人失踪,29人被送往多家医院救治,救援工作仍在紧张进行。另据@领事之声 11时39分消息,失踪2人已找到,目前正在就医。

  同日上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江泰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获悉,组织此次旅游的“南京金陵商务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通过江泰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在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保,前述旅行社购买一份旅行社责任保险,此外,该旅行社帮43位游客投了旅游意外险。

  根据太平洋保险官网介绍,旅行社责任保险承保旅行社在组织旅游活动过程中因疏忽、过失造成事故所应承担的法律赔偿责任的险种。在保险合同期限内,因被保险人的疏忽或过失造成被保险人接待的境内外旅游者遭受下列经济损失,产生因人身伤亡发生的经济损失、费用,因人身伤亡发生的其他相关费用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负责赔偿。

  澎湃新闻注意到,国家旅游局在2010年11月25日公布了《旅行社责任保险管理办法》,办法规定在我国境内依法设立的旅行社,应当依照《旅行社条例》和该办法的规定,投保旅行社责任保险。

  此前@南京文旅19日23时许发布情况通报称,19日20时许,该局接到南京金陵商务国际旅行社报告,该社招徕43名游客于8月17日赴老挝八日游,8月19日下午四点旅游大巴车从老挝万象市去琅勃拉邦市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大巴车侧翻。该局启动应急处置机制,已责成南京金陵商务国际旅行社前往事故现场协助处置,进一步核实现场情况。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noreenyue.cn

copyright ©right 2019-2021。
noreenyue.cn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123456@qq.com